自閉症世界裡的事
 
 down to the river  .
 

刘英姝,杭州星觉醒自闭症家庭互助会負責人
6/5/2017



门徒问耶稣说:“拉比,这人生来是瞎眼的,是谁犯了罪?是这人呢?是他父母呢?”耶稣回答说:“也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约9:2-3

两年前,这段话语给我莫大的安慰。
如今再细读这一章,耶稣把瞎子的眼睛治好了之后众人的反应,颇有意思。

瞎子的邻居和熟人,是怀疑的,好像是,好像不是;有点像,但肯定不是。

法利赛人见到这位被医好了的瞎子,打心里就是拒绝相信的,所以一再的挑毛病,首先因为那天是安息日他们指责耶稣竟然不守安息日,怎么可能从神而来。然后又怀疑这个瞎子是不是真的是天生就是瞎子,于是叫来瞎子的父母来盘问。总要找证据,真的见到证据了又仍是不信。

瞎子的父母自然知道自己的孩子是生下来就是瞎子,但是狻得罪了法利赛人,而不敢为这神迹做见证,推诿到瞎子身上。他们好像都没有好好想一想,如果医治他们孩子的是从神而来的,他们岂不是得罪神了。

瞎子自己呢?他亲身经历了这帚医治的,虽然他并不知道耶稣是如何做到的,但是他知道自己生命的改变,明白这帚权柄不是从神而来的,还能从哪里来呢。他大胆的作见证,最后在法利赛人骂声中被赶了出去。

日光之下没有新事。在自闭症的世界里,面对“自闭症觉醒”众家长的心态何尝不是这屆C

有的人将信未信,半信半疑,醒了又睡,睡了又醒;
有的人坚角ㄚH,不管你拿出多少证据、见证,他都摇头;
有的人虽然可以作见证,狾]为各种原因,选择逃避和推诿,渐渐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中;
有的人勇敢的站出来,因茼菑v和孩子的改变作见证,呼唤更多的人能醒过来,狺]可能因此和那瞎子一帚瑣D遇,或是诋毁,或是不屑。

瞎子虽然被赶走,但他得到的珙O最好的福分,他的眼能看了,他的灵也醒了,他接受了耶稣作他生命的主。而那些勇敢站出来作见证的人,得到的也必定是最多的。

你,愿意做那个被耶稣治好的瞎子吗?


杭州星觉醒自闭症家庭互助会


《瑾心反思》
有人要餅要魚,拿了就走。
有人藏身暗處,偷了糊口。
有人用心用腦,得到了耶穌基督!

愛誰最深?
基督𥚃的愛,是不求自己的益處。

2015 年我們在香港相遇,
2015 年我們在杭州相遇,
2015 年我們在台北士林錫安堂相遇。

那年,她遇見了耶穌基督自己。
那年,她得到了上好的福,無人可奪走。
那年,母子一起甦醒了。

配上了所愛的詩歌,
「聽」!
「看」!
「求」!
我們一起遇見耶穌基督。

這一篇分享,使我的心倍受激勵。
我不禁在想,跟隨基督,同時又想滿足世界的一切要求;擁擠基督,又想要得著基督以外的好處。這,有可能嗎?

可能與不可能的答案分別,
在於心中所相信的審判主權是屬於誰的!

耶穌作出了明確的區分:
「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太6:24

耶穌堅持,而且毫不猶豫地將祂的呼召及要求,明確地擺在我們面前,不容妥協。

「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
愛父母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愛孩子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太7:14;10:37

對一般人而言,這些字眼充滿了挑戰性。
但是,這挑戰是給每一個「自認」是基督徒的人。

我們的信仰是心思的爭戰,
最大的敵人是苟且偷安的僥倖。

跟隨基督不是條易路。
是在歷史的時空當中,
我們在基督里的生命,
奉祂名所行出的工作,
兩者是絕不可能分開!

就如同十字架,
那一橫一直釘在一起的兩根梁木。

流著淚,我感恩再次的思索,
我們的生命呼召究竟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