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能行為分析(FBA)從父母開始!
 
 

瑾心
2/2/2014


進行功能行為分析(FBA)的過程,是完全遵循客觀的科學原則。對我個人而言,最難的是還沒有觸碰到孩子的需要之前,父母不肯撤下造成孩子學習障礙的另一層屏障;因這個無謂的屏障,竟是父母保護「自己想要的親子「形象」生活「形態」

 

自閉症,孩子要學、要面對的生活挑戰是何其的多;但在自閉症眾多的特殊需要中,父母最以為重要的,竟是食補和學業的表現。以為僅靠養分和一味提升孩子的學術認知能力,就能戰勝自閉兒的學習障礙;往往忽略了挑釁行為、和一生人際社交的應對等更切身的重要問題,甚至因著診斷而完全合理化孩子的行為,並要求別人要改變自己的態度以接納和適應自閉兒

 

智慧,並不是學校教育的產品;卻是畢生嘗試付代價能得到的!

~爱因斯坦

 

我們首先從父母以為優先的特殊需要次序來看吧!

 

若一個自閉兒被教成頭重腳輕”,我相信這孩子將來的成長步伐會走得跌跌撞撞、滿身是傷!

真相是,沒有人要處處惡意傷他只是父母積極在他頭裡裝了滿滿的知識,又因有自閉症的診斷,而以憐憫的溺愛縱容他的挑戰行為放肄和加遽,卻在孩子待人處世的家教腳步上,完全忽視、不知要加重正確的「行為介入」教育,才是祝福孩子的步伐能走的穩健、走的遠

如果您不瞭解頭重腳輕長什麼樣?

舉個例:能認字、寫作文、拚英文單字、數學一百分;但會搶東西、推人、在融入聽從忍讓的團體生活中掙扎、師生關係緊張、同儕互動上不良。

智慧人生,是誠實的跨出成長的腳步,是仰賴頭的平衡!人若到了獨立不惑的年齡,父母應能體驗出,學校的表現不足以保障社會大學的表現成熟穩健的人際關係才是鞏固身心平衡和平安的房角石!

若您的ABA教育將以西方獨立精神為基礎的親子教育內容,變成亞洲版以升學文化為基礎的爹娘孝子內容,這是很畸形、功能曖昧的介入啊!

在北美,聽許多華人父母的口頭禪是,「我孩子他喜歡這樣...我尊重他...我有跟他說說....沒有辦法這是美國人的教法...」結果,所謂西方的紳士文化卻很少在華人移民的家庭中發現。

有時想想什麼是父母的愛?僅在一心滿足孩子的吃喝穿玩和學術表現嗎?倒底什麼是為了愛子而願「捨」己的代價呢?

 

曾有一位母親問我什麼叫 【捨】己?

並且要求我脫離基督教的思想有明確的說明。


我是一位中國稱所謂的“老家長”,並且也是一位有自閉症行為介入碩士學歷和訓練的專業;以集知識和生命淬煉一身的我,就用親手處理的案件經驗與大家分享:

一個男孩有質料刺激的感官挑戰; 但他的母親 「捨不得」 精心的裝潢, 不願意為這孩子的需要捨棄傢俱的質材設計。

一個孩子非常需要社交的互動環境,但母親 「捨不得」 山上寧靜的景色,因為這是她從小嚮往的居家夢想。

一個孩子基本上沒有嚴重的挑戰行為、輕微的感官需要,但年輕的媽媽視他為長不大的洋娃娃,最愛與孩子作美勞,除此以外,她習以為常的待他如智障。

一個孩子沒有行為挑戰,需要的只是密集的介入教學,但他的母親 「捨不得」在廚房扮演她想過的小妻子的角色,也或許她寧願躲在廚房埵ㄐA也不願意一對一花時間教孩子,面對一個自閉兒母親的角色,與孩子有密集的社交相處。

一個孩子他最大的增強物是母親,但母親 「捨不得」 自己獨處上網,逛市場買菜的時間也特別頻繁,若要求她密集地操練ABA家庭教育,就有頭眩眼暈、身體不適的現象以訴求自己的逃避動機。

有一個孩子是非常高功能的亞斯伯格,但母親 「捨不得」 自己的夢,一心把孩子營造成有恩賜的藝術家,看不見孩子此時對自己是誰的摸索和掙扎。

有一個孩子是在有診斷的界線邊緣,但父母 「捨不得」 自己在社會上的形象和地位,不肯接受正式的診斷,只肯靠關係私下找專業聽聽評鑑,粉飾地將孩子放在非專業性的資源裡,以為藉著音樂,團體玩耍和體操,假以時日就能修好孩子自閉的「裡子」,又顧好了父母的面子。

有許多的孩子最需要的是家庭教育的跟進,但許多的父母 「捨不得」自己架設的生活規律和形態,直到孩子用不同的行為來抗議父母的固執意識,父母還是「捨不得」自己的生活腳步,滿心以為用錢找專業,甚至用藥,針疚和吃維他命;就能將孩子的偏差行為和情緒不滿調整好。

我想問的是,在這麼聰明和巧妙的經營下,父母滿心以為只要積存了足夠的豐富,孩子的未來就應該不用憂;其實父母最大的憂愁還沒有來到;直到他們年老面對死亡時,才發現自己從來沒有訓練孩子獨立分辨善惡和判斷真偽的能力,沒有讓孩子認識且經歷人言和人心的應對和後果。在温室的呵護看守下,孩子不懂得聆聽忠言逆耳;孩子不曾體會在選擇的挫敗中如何汲取人生智慧;也不曾明白在認輸的謙卑中如何汲取蛻變的反思。財產,似乎是孩子一生的屏障,卻也是自設面對人性試探的陷阱。

孩子的未來,永遠是家長擔心的事,但除了付出時間上課、搶資源、花錢請人教早療之外,一生的裝備和執著是父母的責任。

學了要做!做中在學!

若您上課是聽聽做參考,而孩子是全天交給別人教。我必須指出聽懂與做懂的差別是很大的。而這「懂」,是需要用生命力殷勤練習的。

令人莞爾的是,父母如此深愛自己的寶貝孩子。卻願意信託孩子給別人去做實驗、去練習、去累積經驗。


每位父母都想改變孩子, 能學習分辨、能調整固執意識。

卻很少有父母想要改變自己,能學習分辨、能調整固執意識。

每位父母都想使自己的孩子一帆風順。

卻不了解風平浪靜的海洋,無法造就出熟練的水手。

人生的風浪一來,孩子的生存能力早就在保護的環境中被剝奪了。

再大的房子也是睡一張床;再有噱頭的自閉症教學,若不能隨著孩子的成長經得起考驗並且一生致用;我輕輕地提醒您,沒有解決的行為問題只會繼續醞釀超出你所能想象對自己和一家的傷害。

冷靜的想一想,許多老家長孩子成功的案例中,沒有那些新的教學噱頭,他們的孩子為什麼能成功?那些父母省下你奔波於新噱頭的教學,他們為孩子做了什麼?

為什麼你花錢擁有的新噱頭教學,孩子的行為問題頻率仍是有增無減呢

最悲慘的自閉皃,不是達不到成長的指標;而是父母在他的成長中沒有目標。

最有福的自閉兒,不是擁有ABA的最好資源;而是父母能成為治療師和人生導師。

最疲憊的父母,不是在孩子的時間表內奔跑作司機;而是用心用腦編ABA的生活化。

最可憐的父母,不是因孩子的自閉症無法改善;而是因孩子的自閉症仍不能改變自我設想的生活重心。

不要因懞憧的外表,使憐憫成為軟弱的放縱。

卻要因成長的真相,使盼望成為信心的剛強。

有時我不禁會思想。重點已經不是如何教育自閉兒啊!盲點竟是對愛的整體認識

孩子, 最缺乏的不是食物的營養, 卻「捨」己的挫折;
父母, 最缺乏的不是 ABA的知識, 卻「捨」己的智慧

願覺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