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工心聲

蕭弟兄
4/17/2006



我們知道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 益處 …
他名稱為 奇妙、策士、…



第一次接觸遠東,還是在中學時代。經教會一位孫姊妹介紹,我成為年齡最小的義工。當時在香港會說普通話的人不多,出生在北京,一口京片子的我就每個禮拜六來到錄音室錄製五、六篇稿子。印象最深刻的是錄音時的緊張心情。那個時候還沒有電腦,錄音機是Reel to Reel的機器。最怕的是唸錯稿,因為讀錯了就得整段重錄。自己也覺得很對不起幫我錄音的姊妹。再加上播音和平時說話的發音方式不同,必須多用牙齒和嘴唇,少用氣,不然會有許多喘氣的聲音影響效果;還有就是翻頁的時候要特別小心,不能有聲音,否則紙張的沙沙聲音也會錄進去。所以每到一頁的末了,自己要眼睛看著、嘴裡唸著、心裡記著、手裡翻著…。因而,每次錄音前都要在主面前禱告,求主保守錄音的過程。神是信實的,祂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伴隨著我,完成一次次的錄音。

那個時候正準備考會考(香港的中學統一考試),周圍的同學都在沒日沒夜地讀書;我每禮拜參加兩次聚會、主日下午詩班練習、還要做義工錄音,似乎是不太實際。但是,我知道我生命的意義,雖然那時不太懂“為主而活”這個字眼,心堶惚o確實的知道祂是我生命中“首先的”。故此,我沒有因讀書停止聚會,也沒有停止在「遠東」或其他的事奉,而在平時安排時間,努力讀書,並且將自己交託那不能看見的主。因為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也知道祂能保全我所交託祂的。會考放榜了,在我的所有同學中沒有人比我考得更好。我深知道,這不是我能做甚麼,而是主的恩典。因為與我同在,那錫安的磐石,信靠祂的必不至於羞愧。

後來因為節目告一段落,「遠東」的錄音室也搬遷到離我家很遠的地方,錄音的事奉也就劃上句號。

轉眼間,十四寒暑。當日的中學生早已經長成大人,當年居住的香港已成為回憶,神的手把我帶到美國,稚氣不再,信心猶在。有一天下午,接到教會一位姊妹的電話,說美國「遠東」需要義工,找了很久都找不到合適的人,問我是否有心參與。聽到「遠東」,我的心在我裡面跳躍,記憶的閘門打開了,十四年前的景象又重現在眼前。我欣然接受前往!在我踏進「遠東」的那一刻,我有一種奇妙的感動,那是一種嚮往已久的思念,那是一種久別卻不期而重逢的驚訝,那是一份說不出卻滿有榮光的喜樂…。最奇妙的是,當年介紹我做義工的孫姊妹,居然也在十年前來到了美國「遠東」!這意外的重逢真是欣喜莫名,神的安排就是這樣奇妙,時隔十多載、地異數萬里、差點白了少年頭、幾乎繞了大半個地球,祂又把我帶回到「遠東」,我就開始參與後期製作的工作。

我又聽見主的聲音說,
我可以差遣誰呢,
誰肯為我們去呢。
我說,我在這裡,
請差遣我…


兩千多年前先知的異象再次出現在我的夢境中,我聽見主問我同樣的問題,我回答:“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來到「遠東」一個月之後,由於有同工要做手術,節目需要一位主持人,就與我交通,希望我可以擔任。可是我從來沒做過,照著我的能力、我的意思,我不能勝任。我在主面前祈禱,求主給我力量,並加給我恩典,讓我能讓我能夠為祂說話。故此,我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每一次在做節目之前,我都要在主面前祈求,回每一封信,我都求問神,將我該說的指教我。因為我知道,我們不是傳自己,乃是傳耶穌基督為主。但願福音的真光照亮一切生在地上的人,榮耀頌讚都歸給我們的救主,我們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