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從賣春女到榮譽市民 (2)

天国蜜女
1/14/2006


和任何一個女孩一樣,愛米渴望愛情和家庭的溫暖,尤其是長年在歡場生涯中,更願意為真正愛她的人付出一切,做一個好妻子好母親。不久,一位敘利亞商人出現在愛米的生活中,他不但交款及時還給愛米介紹高訂單的好買主,對愛米也彬彬有禮。愛米對他一往情深,完全把他當成自己的丈夫。正當愛米計畫著未來的美好新生活,不料中東發生了激烈的戰爭,男友被調回敘利亞從軍,從此一去毫無音信。愛米的一封封書信猶如石沉大海。美夢成空,極度痛苦中的愛米只有寄託於燈紅酒綠醉生夢死的靡爛生活中,試圖忘卻痛苦,對公司的業務自然也不再能付出更多的精神去經營,生意便垮下來了。在種種困難的情況下,愛米也去拜偶像,拜了不知多少還是絕望到天天想自盡。

屋落偏逢連夜雨,當愛米痛不欲生一籌莫展的時候,公司堣@個印度籍的經理居然營私舞弊。他在公司裝貨櫃運出口的時候動了手腳,沒有將實際的貨品裝入,而只裝了一些磚塊或破布之類的東西,並且卷走了所有收到的款項,遠走高飛。買主發現有問題的貨櫃後由國外打電報到臺灣國貿局,要求愛米公司賠償,國貿局為了臺灣的名譽一定要愛米負起責任,甚至下命令要愛米立刻會同廠商一起到中美洲的巴拿馬去查詢,看看貨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當時愛米懷著八個月的身孕,只好登上往中南美的飛機,差點精神失常。飛機上人們都興高采烈,唯有愛米苦不堪言。怎麼辦?孩子生出來沒有父親,將來怎麼在臺灣過日子?單單是鄰人的恥笑恐怕就讓小孩子很難成長。孩子已經這麼大了,怎麼辦? 家庭的壓力,孩子的前途,天啊,我尊嚴快樂舒暢的日子在哪里?所有的陰暗好象一條毒蛇要吞噬她。

愛米開始頭暈目眩,口吐鮮血。人命關天,這班直飛巴拿馬的班機為了搶救愛米,只好臨時緊急降落在美國的洛杉磯。美國是個移民大國,各種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方式來到美國尋求更好的生活,不過象愛米這樣奇特的方式真可以說是絕無僅有的。似乎註定了愛米傳奇生活的開始。愛米和孩子的命運怎樣?一無所有的愛米又怎能在美國生活下去呢? 當愛米再次醒過來的時候,身旁儘是一些醫生、護士。她哭著問他們:“我沒有死啊?”醫生點點頭,拿著一張紙要愛米在上面簽字。“你是要保你自己呢,還是要保你的胎兒?” 愛米哭泣著用力喊著說:“請同時保我們兩個人的性命!”

在生命似乎面臨盡頭的時候,愛米開始懺悔了。她閉著眼睛想起以往不知天多高、地多厚地過著腐敗的日子,想起一段段犯罪的生活;又想起對朋友的不忠,用不該的手段賺錢牟利,欺人欺己,簡直無恥到了極點。一連串如放錄影帶的指控突然之間都被掀了開來。她想:“如果這是我人生的最後一刻,我真的是滿心的痛悔,我為過去的一切所為感到痛心!”愛米為了自己也為了孩子拼命地大聲發出懺悔,卻不知道可以接納懺悔的物件是誰。醫生和護士們就為愛米禱告。禱告之後,愛米和孩子在沒有指望的情況下竟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