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蓉:才德的婦人 (2)

章蓉
2/28/2006


當然,達到如此標準並非易事,所以這首“賢妻頌”開宗明義地講明才德的婦人的價值遠勝過珍珠。顯然,這首“賢妻頌”或許完全迎合了父權制社會中男性的需求,單方面地反映了父權制社會男人對女人的要求,何謂“賢夫”、或女人對男性的要求則隻字未提。當然,如果我們理解當時時代的父權意識確已深深地滲入社會的各階層,也毋需肆意批評當時的箴言作者(或編訂者)的價值取向。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賢妻頌”對女性的描述卻又在很大程度上了肯定了女性的能力,“賢妻頌”堛滿局憍d”可以說是悹堨~外一把手,對家庭的內外事務都處理妥當,甚至包括打理生意上的事情,以至於她的丈夫從“心堥抩a她”。這一點與許多傳統對女性能力的描述可謂南轅北轍。或許,“才德的婦人”理應是才華出眾,能力絕不下於男性,而這亦正正達到了神為亞當預備配偶的一個主要原因,即耶和華神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創世紀》2:13)

若仔細去讀這首“賢妻頌”,賢妻之“賢”其實也體現在“四德”上,
就“婦德”而言,她除了自己終日辛勞,使丈夫有益無損、使家庭溫飽不愁外,還“張手周濟困苦人,伸手幫補窮乏人”。
就“婦言”而言,“她開口就發智慧,她舌上有仁慈的法則”。
就“婦容”而言,“她為自己製作繡花毯子,她的衣服是細麻和紫色布作的”。
就“婦功”而言,那就太多了,如“她尋找羊絨和麻,甘心用手作功”。“未到黎明她就起來,把食物分給家中的人,將當作的工分派婢女”。“她手拿撚線竿,手把紡線車”。“她作細麻布衣裳出賣,又將腰帶賣與商家”。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對這樣的妻子,男人還有何話好說?她的丈夫不得不從心媞棐g她“才德的女子很多,惟獨你超過一切。”(《箴言》31:29)

“賢妻頌”的末尾說外貌、衣著等對女人而言並不重要,最重要的乃是她的信仰與品德。“豔麗是虛假的,美容是虛浮的,惟敬耶和華的婦女必得稱讚”(《箴言》31:30)。
在以色列人看來,“得著賢妻的,是得著好處,也是蒙了耶和華的恩惠。”(《箴言》18:22)“房屋錢財是祖宗所遺留的,惟有賢慧的妻是耶和華所賜的。”(《箴言》19:14)

娶妻娶德,以智慧之王所羅門為例來說,即使他有“在你以前沒有像你的,在你以後也沒有像你的”(《列王記上》3:12)的超人智慧,但在他“年老的時候,他的妃嬪誘惑他的心去隨從別神,不效法他父親大衛,誠誠實實地順服耶和華他的神……所羅門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列王記上》11:4—6)或許由於沒有賢妻的緣故,聰明智慧的所羅門王,終究是一生功業,功虧一簣。

箴言是智慧書,而這篇智慧書的結尾討論的卻是“論賢妻”,其中自有深意與奧妙。
細細思量“才德的婦人誰能得著呢,她的價值遠勝過珍珠。”,可謂意味深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