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赜生命圓融、天地一體的大美學
12/12/2018


            ——評樊美筠《中國傳統美學的當代闡釋》
劉錦諾

美,是文明社會所表現出的基本品質之一,表達了人處于世界之中諸多和諧的共生關系,是人們精神追求的境界與安頓靈魂的寄托與歸宿。以現代思維來看,中國古代的美學思想並未形成完整的理論體系,但在諸子百家的著述中無不閃現了對美的追求與向往。西方美學自鮑姆嘉通開始形成了感性學的學科體系,關注人的審美經驗。而中國古代美學是生命圓融、天地一體的大美學。不同的文化背景使西方的現代化思路與中國傳統美學思想相悖,在人類中心主義與工具理性主宰的世界中,中國美學所倡導的“天人合一”、“會通物我”、“飲之太和”等哲思似無裨益。然而,站在現代化的洪流中,樊美筠先生另辟蹊徑,以今之思維觀古之妙想,透過現代自然、人性的異化、生態、信仰的危機、理性與感性的不協,從建設性後現代的視阈出發,剖析中國古代美學對于當代的意義,爲現代化之路展現出美好發展的可能,亦爲心靈提供了詩意的棲居之所。
在北京大學出版的《中國傳統美學的當代闡釋》一書中,作者樊美筠先生以中國傳統美學對“醫治”西方現代化弊病的現實意義爲主要思路,用“道”、“和”等觀念中蘊含的“整體意識”克服人的感性與理性的分裂,探討人的內在和諧;以“人與天地萬物一體”的“生態意識”重建人與自然的和諧關系,反對人類中心主義,倡導敬畏自然與民胞物與的平等意識;以“悠然見南山”式的“尚清意識”作爲醫治“現代病”之良藥,爲超速的現代生活提供一種閑暇的生活態度;以“伸正而绌變”的“創新意識”孕育個性的發展與創造性的表達;以“體有萬殊,物無一量”式的“多元論”思想呼喚美與藝術的多樣闡述與繁榮。至此,在分析中國傳統美學對于當代的諸多意義之中,樊美筠先生以博學的文化底蘊、清晰的邏輯脈絡,爲我們展現了中國傳統美學的風采與現實意義。
此外,這本雅著也探討了諸多當代社會的熱點問題,從中國傳統美學的獨特視角出發出發,爲現時代的諸多問題以新的ㄔ隉C首先,中國傳統美學的諸多思想中蘊含著對女性的欣賞與贊美。“若無花月美人,不願生此世界”。在中國封建禮制對情感的壓制中,通過對女性柔情的贊頌,爲情之所存謀取一方天地。此外,在西方的女權運動下,女性意識覺醒。但單純的追求男女平等並未在根本上拜托男權主義,而是使女性成爲了“准男性”。中國傳統美學中倡導的“男人與女人之間陰陽錯合”的平等互補之關系,爲新時代女性運動提供了新的方向。其次,書中對“非美”問題的探討獨具妙思。在對現代美學中通常強調理性對感性的壓制,而中國古人通過“聲色之美”、“人爲之美”等表達了感性對于理性的侵害,雖在古代禮制下並未引起關注,但爲現代反思大衆文化中“感性的沈淪”等問題提供了寶貴的ㄔ隉C最後,中國傳統美學中“言不盡意”的解釋學傳統,爲反思西方傳統解釋學中唯一的意義與解釋的符合式解釋方法束縛讀者的想象力與創造力,與現代解釋學對唯一原意與解釋權威性的消解提供了新的ㄔ隉C中國傳統美學中言永不能盡意、意永遠在于象外,故“意”不是對讀者創造性的束縛,反而是引導讀者的想象自由創造的依憑。在該書的附錄中,談及了莊子美學的後現代意蘊可謂點睛之筆,通過莊子美學中的反權威、反藝術、多元化的傾向、“天人合一”的思想以及“對真正自由的追求”,在“心齋”、“坐忘”中獲得自在與悠遊。
    後現代在根底上是西方的産物,但現代發展之路確是全球的共同方向。只不過在這個發展的道路上,西方發達國家走在前面,與此同時也面臨了現代化的諸多危機與挑戰。而這種挑戰並不僅僅是針對西方,而是對于整個地球。無論東西南北,整個世界是一個相互聯系的命運共同體。我們都在這個地球上同呼吸、共命運,“危險的錯誤僅僅在于有限目光的排他性”。而樊美筠先生之雅著,融貫古今中外,重新發掘中國傳統美學的金礦,ㄔ亄{代的發展之路。更以博大的胸懷與學者的憂患意識,爲人類的文明而進行著觀念的探險。莊子言“原天地之美而達萬物之理”,先生之書便是原中國傳統美學“天人合一”之大美,以達當代萬物和諧發展之真理,是對中國生命圓融、天地一體的大美學璀璨之美的寶貴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