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不喜歡我滅亡 (5) -- 我怎麼能洗淨我的罪?

範學德
12/21/2006


我真是一個驕傲的人,即使當我認識到了自己罪孽深重,我也不願意來到耶穌面前,承認他是我的主。我想,好漢作事好漢當,既然我作了孽,我自己去承擔好了。我不需要主耶穌償還我那我應當償還的罪債,我不需要他承受我應當承受的刑罰。這麼想想,我還挺得意的,以爲自己有骨氣。

     但這是自欺。一個人怎麼可能知道他自己都犯了哪些罪呢?若他連自己犯了什麼罪都不清楚,又如何能償還自己的罪債呢?

     中學畢業將近三十年後,有一次一個同學對我說,學德,你當年可把我整苦了。我聽後大喫一驚,怎麼,我整過你?她也驚訝,你都忘了?於是,她就數算起來了我真麼把她整苦的。令我深思的是:在三十多年中,我從來就沒認爲我有什麼對不起她的地方。而在今天看來,我當年對她的某些做法,的確不對。由此看來,如果一個人連自己有意識犯下的罪都可能認識不到,那麼,他在無意識中犯下的罪他又怎麼能夠全知道呢?

     其實,沒有一個人能確切地知道自己究竟都犯了多少罪?不必說自己小時候犯了多少罪自己都忘記了,就說長大後,自己究竟犯了多少罪,也數算不清。有意地犯下的罪就不說了,無意中犯了多少罪,人永遠也不可能知道。還有在下意識中犯下的罪呢?弗洛伊德對下意識的具體內容的揭示表明:有多少見不得人的欲念在那娷衝阭琚I如果我拒絕讓知道我心靈的上帝來洗淨我的心靈,那麼,我的心靈將永遠被黑暗籠罩著。

   即便是我已經認識到的那些罪過,我如何能洗淨它們呢?它們隱藏在心靈的哪一個角落我都不知道,如何去洗?用什麼方法去洗?不,我的罪債是我無力償還的,我當受的刑罰是我承受不了的。

  更重要的是,我是一個罪人,已經深深地陷在罪中,許多事情,在上帝的眼睛中是有罪的,而我則不以爲然。一個罪人,怎麼能解釋罪是什麼呢?當自己面對那不得不承認的罪,還千方百計找理由爲自己辯解,我怎麼能洗淨我的罪呢?一個罪人居然想洗淨自己的罪,這就是他拒絕認罪的最後一道防線。

     上帝啊,你伶憫了我,你使我明白了,我絕對不可能承擔起自己的罪,也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擔得起。是你,上帝,“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我們成爲有罪的”(注十五),而那“無罪的”既是完全的上帝,也是完全的人,他就是主耶穌基督。

     主耶穌,你道成肉身,就是爲了洗淨我的罪,使我能與上帝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