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 (1)

山風
7/3/2006


押沙龍利用太子暗嫩污辱他的親妹妹的事件,尋機殺了暗嫩,用復仇掩蓋了他奪王位的野心,讓以色列民眾原諒他。

如今見大衛也原諒了自己,心中暗暗高興,他明白太子暗嫩死了以後,他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成為王儲。不過大衛並沒有正式宣佈此事,押沙龍心婼L算著如何為做王作準備。

大衛依重的老臣亞希多弗足智多謀,是大衛的謀士,也是大衛的妃子拔示巴的祖父。但押沙龍早就看出,亞希多弗對大衛謀殺了他的孫女婿,娶了他的孫女,心懷不快。於是決定試探他。

一天,押沙龍在家擺了一桌酒席,打發人去將大衛的謀士,基羅人亞希多弗從他本城請了來。

亞希多弗一到,押沙龍忙迎出門外,伸手拉住他,與他親嘴。兩人進到房塈亢u,飲酒暢談。

酒過三巡,兩人都有幾分醉意,不覺親近了幾分。押沙龍對亞希多弗說,“我知道你在以色列人中最有智慧,說話就好象神說話一般,依你看,父王以後,誰可以作王?”

亞希多弗一聽,忙起身,向押沙龍施了一禮,道,“王以後,能坐王位者非殿下莫屬。”

押沙龍一聽,心中狂跳,但表面上卻不動聲色,他忙起身回了一禮,說,“屬下何德何能,能坐王位?”

亞希多弗坐回席中,端起酒杯,又飲了一口,緩緩說道,“殿下可知,以色列民眾早就認你必坐王位?”

押沙龍說,“此話怎講?”

亞希多弗說道,“以色列全地之中,無人像殿下這樣俊美,得人的稱讚,從腳底到頭頂毫無瑕疵。殿下的頭髮甚重,每到年底剪發一次。所剪下來的,按王的平稱一稱,重二百舍客勒。民都認為殿下作王甚好。”

沉默了半響,押沙龍歎了一口氣,說,“可自以太子死後,父王一直未宣佈誰是王儲。”

亞希多弗說道,“王在猶大地的中心希伯侖城,生了殿下和你的五位兄弟,你們都曾隨王一同征討,後都做了領袖。按資歷,個個都有資格做王。不過按我們猶大人的規矩,產業應傳給長子。現今太子己死,你等均有機會。但我看王對殿下甚是喜愛,超過眾子。加上殿下精明勇敢,看來王位早晚是殿下的。”

押沙龍把身子向前一傾,低聲問,“可有法子試探父王的心?”

亞希多弗略一沉思,說道,“殿下可按王的規格,為自己預備車馬,又按王出遊時的派頭,派五十人在車馬前頭奔走。如同王出遊一般。必有人會將此報告王,如果王不召見殿下訓斥,即可知道,王心中必屬意殿下是未來的王。”

押沙龍一聽,起身離座,向亞希多弗深施一禮,問,“先生可否助在下繼承王位?”

亞希多弗忙起身還禮,說,“殿下只要答應老朽一個條件,老朽便聽從殿下的吩咐。”

押沙龍說,“先生請說無妨。”

亞希多弗說,“殿下知道,我最疼愛孫女拔示巴和小重孫所羅門,我兒子也是王的衛士。殿下如登王位,如能善待他們,我必為殿下效勞。”

押沙龍一聽,心中明白亞希多弗願意助他,完全是為了保全家族。否則,幾位王兄爭奪王位,王妃拔示巴和小王子所羅門難免遭受毒手。尤其是所羅門,先知拿單曾宣告是耶和華所愛的,暗示他必接王位。任何一位王子登基,必將其除之而後快。
押沙龍放下酒杯,發誓說,“願耶和華借仇敵的手追討違背盟約的罪。”

於是,亞希多弗俯身向前,如此這般地說了一通,押沙龍連連點頭稱是。

押沙龍常常早晨起來,站在城門的道旁,凡有爭訟要去求王判斷的,押沙龍就叫他過來,問他說,“你是哪一城的人。”

那人回答說,“僕人是以色列某支派的人。”


相關訊息
世界杯漫评(12) -- 益招损, 魔幻变
Boss, Tear Down These Walls
开心笑一笑:新鲜空气
教養兒女另8T
《2006年7月1--7日---網上崇拜》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