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的故事



[新麗人]
4/12/2021


鮭魚之亂

上個月底台灣不少民眾搶著把自己的名字改成“鮭魚”,全島陷入了瘋狂的“鮭魚之亂”。原來是台灣島內知名壽司店“壽司郎”推出“愛的回鮭 尋人啟事”優惠活動,有兩天來店的就餐者,只要姓名中有“鮭魚”同音同字就能“全桌免費”享用鮭魚壽司;同音的也可享有5折優惠,如果一個字同音也有9折;為了能趕上免費大餐,就開始有人衝去戶政事務所改名“鮭魚”,這波「鮭魚之亂」讓戶政人員忙得焦頭爛額,估計全台共有300多人改名,其中又以大學生反應最為熱烈,這波改名也登上國際媒體,包含英國衛報、英國廣播公司(BBC)、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及美國華盛頓郵報等國際媒體,都刊登了相關報導。沸沸揚揚的鮭魚之亂引起很多父母的不安,深怕自己孩子去改名鮭魚,只得每天大量喂孩子生片,那几天菜市的魚販和超級市場的魚部門應該是忙的不亦樂乎吧鮭魚之亂也引起了社會大眾的反思,有人認為可能因為疫情,大家壓抑一整年的心情,希望藉由改名字的瘋狂行為來大吃一頓,讓自己恢復到好心情。其實,神經科學家認為當我們受到壓力的時候,會刺激腦中的杏仁核,這時就很容易有衝動購買的行為來維持自己的開心。大部分的人是因為基于眼前的利益最重要的心理用掉一生只有三次的改名機會,雖然改名字以後可能會有些麻煩,比如:遭人異樣眼光、改回原來名字。。。但那是以後的事;現在花50元改名手續費,就有壽司郎上千元的免費大餐,當然現在就去改了。總而言之,改名之舉無外乎出于利己的動機。

最近讀了許多“鮭魚”的報導,不禁想起了“魚”故事。故事恰恰和鮭魚之亂有決然不同的動機。

魚頭和魚尾的故事

很久以前,有一對恩愛的老夫妻,他們攜手走過了半個世紀,雖然他們並不富有,但他們覺得世上最幸福的家庭.在別人眼裡,他們相親相愛,很少為任何事情爭吵,他們既沒有驚天動地的愛情故事,也沒有山盟海誓的愛情誓言,他們相愛的原因很簡單也很平凡。他們都喜歡吃魚,每次吃魚的時候,丈夫總是把自己最喜歡吃的魚頭首先夾給了妻子,妻子也一樣,將自己最愛吃的魚尾夾給了丈夫:就這樣兩口子將自己最喜魚頭、魚尾Y给对方吃了半個世紀。終於有一天,丈夫躺在病榻上,緊緊的握住妻子得手:“我就要死了,但有一件事我一定要說出來。”妻子強忍著淚水讓他把話說完。“其實我最不喜歡吃魚尾,我只喜歡吃魚頭,可是你五十年來每次往我的碗裡夾的都是魚尾。”可是,妻子忿忿的說“其實,我最喜歡吃的是魚尾,最不喜歡吃魚頭,而你偏偏每次夾給我的是魚頭。”妻子也道出集壓在心中多年的疑惑。然而就在她說完的瞬間,兩人的目光對視到了一起,隨後,他們像孩子一樣放聲大哭起來。丈夫艱難的舉起手想要擦拭掛在妻子臉頰上的淚水,可惜手還沒抬起一半他就先走了。

不知道你會不會跟我一樣,有許多的感慨,為什麼這對夫婦他們這么愛對方,都是給對方自己的最愛,但是卻沒有真正的滿足對方的需求呢?其實,不是愛的不夠,是溝通不夠。

三條魚的故事

母愛之魚

母馬哈魚產完卵後,就守在一邊,孵化出來的小魚還不能覓食,只能靠吃母親的肉長大。母馬哈魚忍著劇痛,任憑撕咬。小魚長大了,母魚卻只剩下一堆骸骨,無聲地詮釋著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母愛。

孝子之魚 

微山湖的烏鱧魚產子後便雙目失明,無法覓食而只能忍饑挨餓,孵化出來的千百條小魚天生靈性,不忍母親餓死,便一條一條地主動游到母魚的嘴裡供母魚充飢。母魚活過來了,子女的存活量卻不到總數的十分之一,它們大多為了母親獻出了自己年幼的生命。

念家之魚 

每年產卵季節,鮭魚都要千方百計地從海洋洄游到位於陸地上的出生地。鮭魚的回家之路,極其慘烈和悲壯,要飛躍大瀑布,瀑布旁邊還守著成群的灰熊,不能躍過大瀑布的魚多半進入了灰熊的肚中;躍過大瀑布的魚已經筋疲力盡,卻還得面對數以萬計的魚雕的獵食。只有不多的幸運者才可以躲過追捕,鮭魚耗盡所有的能量和儲備的脂肪後,游回了自己的出生地結婚產卵,最後死在自己的出生地。來年的春天,新的鮭魚破卵而出,沿河而下,開始了上一代艱難的生命之旅。

不知道你有什麼感觸?相信這三條魚的故事都會觸動我們的心靈,小小的魚兒尚且有這些好的親情,何況是我們呢?我們父母對我們有生養之恩,他們一生無怨無悔地付出,作為兒女的莫忘陪伴父母,其實父母並不要兒女們舍命,只要知道兒女能夠上進,只要心裡面有他們,只要偶爾踏上歸鄉的路,回家看看老人們,他們就會覺得很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