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先生的創意 - 打造一顆綠「蘋果」?
10/9/2011


A Greener Apple?


「史地夫•工作」先生 (Steve Jobs) 在筆者參加辦事處百年國慶聚會的當天(10月5日)不幸離世了,一時間引起好多人的感傷與懷念,各國達官顯赫巨商富賈都紛紛發表感言,他的故事與演講在網路上更是流轉不息。一些尋常百姓還到他家或是 Apple 總部獻花致敬,電視上見到有些人眼框紅紅的,的確是真情流露。

筆者與「工作」先生(註1)雖然素昧平生,沒啥交集,卻很佩服他的創意。除了上個世紀80年代初,為了完成論文,曾由同學手中購入一部二手 Apple II 電腦外(當時只有1 MB,沒有「天窗」功能,也沒有小「老鼠」,可確實是挺先進的機器,給論文修改節省不少時間),直到十餘年後,工作所在的研究室配給我一部 iCube,這才與 Apple 再度聯繫上。現在家裡除了二女兒用個 MacBook + iPod-nano外,我們全家只是吃蘋果,而不用「蘋果」。當不少人在瘋 iPhone、iPad 的此刻,筆者還是用連接地線 (landline) 的老電話,如今仍活在上古石器時代。

「蘋果」與「工作」先生的傳奇不用在此多說,筆者想談談到底這顆「蘋果」有多「綠」?「蘋果」的股票這些年來一直是相當搶手,它的產品也行銷全球,使多人為之癡迷,但是它在綠色潮流中卻沒那麼亮眼,不能領袖群倫,並進而影響全球消費者,在環保人士眼中仍是不及格的廠商。

在上一世紀末與廿一世紀初,Apple 曾飽受批評,只顧搶佔市場,推出新玩意,卻在環境保護工作上落後其他同性質廠商,尤其是比不上歐洲的競爭對手。就在 2002 年前後,歐盟通過了RoHS (毒性化學物減量)法案,於2006年七月起要求各加盟國推出的新電子產品不得含過量的六種有毒化學品:lead (鉛), mercury (汞), cadmium (镉), hexavalent chromium (六價铬), poly-brominated biphenyls (PBB) or polybrominated diphenyl ethers (PBDE),後二者是含溴 (bromine) 抗燃劑。此外,2003年又通過回收再用法案,要求電子廠商負起產銷與廢棄產品處置的全程責任。

由於要維護並擴大歐盟市場,Apple 奮起直追,「工作」先生在一份名為 “A Greener Apple” 的報告中宣稱:「蘋果」在多方面環保要求上 (如RoHS) 都大有進展,超越美國主要競爭對手,而且更進一步的在 Apple 產品中減少使用或完全不用PVC含氯塑膠品,在面板製造上使用LED 取代砷 (Arsenic),在 e-waste 回收方面也幾乎能上看 20% (2008年約為8000公噸)。

根據電子產品評論分析, Apple 在節能方面這兩年來也有進步,在新電池發展上頗有成果,比方說 17吋 MacBook Pro,電池效能增加 60%,一次充電可用8小時,電池壽命可達5年,且電池壽終後可回收。另外, Apple 新的操作系統 (OS),也可使每一部 notebook 省一些電,數量雖不大,但想想它在全球每年銷售一千多萬部各式電腦、手機等,累積的節能效果可是相當驚人的。

在包裝運輸上,Apple 也選用30% 以上的回收材料,且經過創意設計後,紙箱可多裝入15% 的相關電子設備,因此可節省紙箱數量、空間、與材料。在 MacBook Pro 外型設計上,也匠心巧具,一體成型,可節省 50% 的製作材料,同時也省下可觀的能源。

雖然有這些努力,但不可否認的,電子產品由設計、生產、到組裝,整個流程是相當耗能的,以一個11吋的 MacBook 而言,需用到將近 0.9公斤 的各式原料,完工後,還得加上運輸包裝材料。據 Apple 估計,生產加運輸及產品使用後處理,這麼一個小電腦的 carbon footprint 就超過 200公斤 CO2,這還不包括消費者使用的部分。在 Apple 的網站上可看到,它在全球生產力的總合,每一年釋出約一千萬公噸 greenhouse gases (2010年數據),對全球氣候的影響不能輕忽。

近兩年,Apple 預備在 Silicon Valley 核心地帶的 Cupertino 市改建園區總部,擴建成一所Apple 學園。「工作」先生今年六月向市議會提出整體計畫,以綠化為設計重心,要比原來多種 60% 樹,增加三倍多的庭園,減少 90% 的瀝青地面,而且要自己以天然氣發電,完全不倚賴太平洋電力天然氣公司的供電。

雖然 Apple 在綠化產品上力爭上游,但在環保成績上還是沒得到高分,依據 Greenpeace 每年發布的電子廠商綠色排行榜分析,今年「蘋果」排名不進反退,跌到第九(註2),積分是 4.9 (滿分是10)。顯然它在生產程序、產品設計、材料選用、包裝、運輸、節約能資源、使用再生能源、回收舊電子產品、妥善處理有毒廢棄物等方面(註3),改革尚未成功,「蘋果」仍需努力。

成名的人常有人請去演講,2005年「工作」先生對 Stanford 年輕人曾有以下勸勉:

"Your work is going to fill a large part of your life, and the only way to be truly satisfied is to do what you believe is great work. And the only way to do great work is to love what you do." he told the Stanford grads.

"If you haven't found it yet, keep looking. Don't settle. As with all matters of the heart, you'll know when you find it. …."

筆者認為他後半生應證了所說的前一段話,他熱愛工作,所以才能創意不斷,影響廣大群眾。只是,能否在偉大的工作中不斷的注入綠色愛心,提高工作對社群的正面貢獻,減低工作對人與環境的不良衝擊?除了追求股票價值日升,能否也藉著工作提升人的價值?

也許「工作」先生地下有知,會想起自己說過的下一句話:” If you haven't found it yet, keep looking. Don't settle.”

進入 post-Jobs 時代的 Apple,是否能如他所說的繼續尋找「由紅轉綠」的法子,變的更加青翠?

10-10-2011    願上主祝福中華民國下一個百年更平和

註1:「史帝夫•工作」 這個中文譯名是一位在 Silicon Valley 工作卅餘年的親戚給取的,他與史地夫都有共同的熱愛:電子業工作。

註2:Nokia 綠色排名第一(7.5),HP 第四(5.5),三星 Samsung 第五(5.3),Dell 第十(4.9),宏 Acer 十二(4.1)...。

註3:據紐約時報今年九月初的報導,Apple 在海外的零件製造廠商,發生不少環境污染與工業安全的問題,看來它的環境管理系統仍未貫徹實施,這是 Apple 綠色成績不佳的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