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閉症生命交響曲∼恩典 (獻給家有自閉兒的母親)
 
 For mothers 
 

瑾心
5/7/2016



自閉症生命交響曲∼恩典
獻給家有自閉兒的母親。

神的國好像什麼?
好像芥菜種,
好比麵酵。

神的國,竟是如此的微小!
但祂的影響力卻是巨大的。

芥菜種長大成樹。
麵酵能使三斗麵都發起來。

神的國,
卑微中看不見人的勢力。
神的國,
安靜中聽不到人的意見。
神的國,
只有獨行奇事的神大能。

要努力進窄門!
要筵請貧窮的、殘癈的、瘸腿的、 瞎眼的。
因為他們沒有什麼可報答你,
但,
我們所信靠的神必親自報答你。
-路13:18∼14:14

我為什麼對這段經文特別的深刻?

因為當孩子有自閉症,
教會中不管是有羊寶寶、青草地、 溪水旁的兒童活動,
我們這一家不被告知、不受邀請。

原以為是主內肢體的家庭,大家同心合意地,不讓任何資訊到達我的家。

自閉症,不僅孩子被拒絕;我所以為神是愛的家庭,像逃避麻瘋般排斥我們!面帶微笑的問候,實在是矯情的冷漠。

我很痛苦,
所有的委屈傾倒在神的面前;
我一直問,
主阿,你看見了嗎?
主阿,你都知道嗎?

靜默中,
釘痕的雙手擁我入懷,
我擁抱祂被刺的肋骨。

十字架,是一個選擇。

我的一家,可以留在苦毒的傷害中。

或是,
更能親身領受到耶穌基督的孤單, 更咀嚼出,在背叛中祂依然無條件的愛。

覺醒,是感恩、也是饒恕。

若不是自閉症,
我一樣追求今生的虛榮,
我一樣經營自家的完美,
我一樣只為自己孩子的好。


面對既"窮乏"又"軟弱"的小子,
榮美又強壯的肢體能做什麼?


人,
真的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是什麼!


多少的基督徒,落入了要"有功效"的試探,不做沒有把握的事工,盼望用成功、順利、財富成為基督徒身分被蒙愛的印記。

主阿,
饒恕我
的控告、
也饒恕我們的自私與偽善。
保守我們的心在主的愛中,
不要在恩典裡墜落。

自閉症,
打碎了我原有的驕傲,
拆毀了我自築的高牆,
掀掉了我臉上的帕子。

曠野中,
一無所有的與神面對面。
沒有可矜誇的,只剩下信仰的根基。


很難相信,救恩是歸於以色列中剩餘的 "殘幹"; 一枝草、一點露,神的國佔據了我。

孩子是誰的?
榮耀屬誰的?

低頭哭泣的我,突然抬頭。
覺醒,這裡不是我的家!
覺醒,天路歷程的疆界!

是回歸主的性情!羔羊的形象!

祂騎著不起眼的驢駒,被當成罪犯處死; 繼續福音工作的竟是一群在人眼中 "沒有學問"的小民。

我,不再畫地自限。
我,不再為失去的哀嚎。

定睛什麼?
執著什麼?
存留什麼?

一個人、一隻筆,
一個家庭的祭壇。
Autism Awakening 網站,
在淚眼中誕生。

自閉症覺醒,www.autismawakening.org
是恩典的承諾。
是信心的抉擇。
是盼望的堅固。
是愛的力量。

神成就一切。
祂是主動者,
也是持守者。

祂愛自閉症的家庭,
祂完全接納我們。

沒有任何人,可以在我們的生命中誇口!

只有我的良人、我的主,
祂的名,是主耶穌基督。

這是我的故事,我想帶著你牽著孩子的手,走出自閉症的世界。

首先,這是一絛信心的道路,没有寬廣的平坦捷徑。
看自己、問自己:
Who is God really?
Who is God to me?

若你是基督徒,你一定熟悉這個真相下的背景:
死裡復活的信仰根基。

相信嗎?
過了安息日,一群愛耶穌的婦女,買了香膏要去膏耶穌的身體,看見一個天使,並聽見天使對她們說:
「不要驚恐!你們去告訴祂的門徒,
門徒要在加利利那裡見祂。」

愛耶穌的婦女,卻驚慌的從墳墓那裡逃跑,
因為心中充滿了恐懼,
天使所交代的,他們什麼也沒告訴人。

這不是一群愛耶穌的婦女嗎?
愛祂,
卻不相信祂一直告訴她們的:
*復活的應許*!

直到,耶穌親自向抹大拉的馬利亞顯現,
她告訴一群正在哀痛哭泣的門徒,
真相是,愛耶穌的門徒,依然不信!

這事以後,又有兩個人看見了耶穌。
他們告訴其餘的門徒,
愛耶穌並跟隨祂的門徒,還是不信!

最後,
耶穌親自向這11個門徒顯現。∼馬可:16: 1-14

復活節,
我們會聽到許多大使命的提醒。
但多少的我們,
能清楚地看見自己,是否跟當時親身跟隨耶穌的門徒一樣:愛祂,卻不信祂。

是否心感身受耶穌在愛中的責備:
「為什麼不信?心裡剛硬!」

真的,
有多少的我們愛耶穌,
卻不相信衪。

末了,靜靜地在愛中叮嚀妳,母親!

英雄出於亂世,父母,應是孩子的英雄!

商業資源越多,錢,是不用花腦力、心力、甚至是逃避生命力貧脊的藏身隧道。

困境的生存之道,
人剩下的就是生命力、
奪不走的思考能力和毅力。


患難生忍耐,

忍耐磨出人的品格,
品格操守決定盼望。
這盼望,深深地相信神是愛。

在祂的愛中自省,
才真知道,人是多麼貪慕捷徑的虛浮。

愛的造就與管教,
在訓練風雨中習得強靱。
在火煉中顯露隱藏的我。

自閉症孩子的可憐,不在於無藥可醫。

卻在於,被父母當寵物養;
被置於興奮劑的回光返照,
豈不知, 天馬行空的快樂, 是日後的砸地癱瘓。

卻在於,
被父母交託給睜眼說瞎話的商機手中。
被父母跟風式的視為死馬當活馬實驗。

豈不知,
用錢也買贖不回的早療行為訓練,眼睜睜地,被塑膠製品的漂亮玩具淹沒。

尋不著!
挽不回!

花錢的,除了曇花一現的短暫慰藉, 時間的流沙,急迫的催醒一生之久的教育責任。

恍然大悟,窮的只會花錢!

再悲情,
我的孩子怎麼辦?

母親阿,流淚撒種耕耘的,必歡呼收割, 這是一句不變的成長價值、這是妳要傳承給孩子的生命真理。

選擇來到主前,認識人生歷程的高低起伏都有衪的同行;

經歷以致相信,主恩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