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寧為老中 (1)

李世宗
6/28/2006


「啊?妳老公是老美?那…妳幹嘛來學英文?」瑪莉是電腦工程師,被公司裁員後,在社區成人學校教初級英文班。有天跟她學生雅琦搭訕時,發現新鮮事,驚訝地問。
「我老公跟我講中文,有些字講不出時纔用英文,所以…我很少機會練英文。」雅琦被瑪莉睜得巨大的眼盯得發窘,尷尬地回答。
「哦?」瑪莉很好奇。之後,陸陸續續和雅琦又聊了幾次, 纔知道雅琦和她老公的故事,了解為何雅琦的英文講不好…
八年前,布郎被公司從美國派到台灣科學園區工作,認識會計部的雅琦。雅琦面貌尚可,個性柔和,談吐典雅。在公司的女職員,雖非簇擁群花中搶眼的一枝嫣紅,卻是耐賞的一朵純白。靜釋清芳,娛心怡人,令布郎心儀。布郎藉口學中文,常找機會接近雅琦。布郎一頭銀髮,斯文的臉上架著古板的眼鏡,年紀不到三十,卻給人老成穩重的感覺。深度鏡片後的大眼,總是誠懇專注地望著跟他講話的人。然雖木納寡言,出自厚厚嘴唇的話卻句句中肯。布郎追求雅琦方式很平淡,常常向雅琦提出約會,卻不知如何共度良宵。每次都衹會逛街、吃飯。布郎又不善言辭,時常落得兩人相對無言。雅琦覺得跟布郎做朋友乏味無趣,數次明白拒絕布郎的感情。可布郎很有恆心,緊纏不放,有如雅琦嚼爛的口香糖,那般無味卻緊黏嘴堙C兩年下來,布郎百折不撓,一本初衷。雅琦漸被感動,覺得布郎單純、可靠。有天,雅琦收到一封掛號信,是布郎寄來的,衹夾了一張簡單字條:
「我值得妳託付終身,妳準備好了嗎?」雅琦看後,氣得直呼:
「還有人這樣求婚的?」
當天晚上,雅琦答應布郎的求婚。她認為,這種坦誠沒有花樣的求婚,意謂著那婚姻不會是個陷阱。婚後,布郎被公司調回洛杉磯,雅琦一起來到美國,講好英文成了要緊事。雅琦幾次要求布郎和她講英文,但布郎認為不和雅琦講中文,會很快忘記中文。何況,布郎在家已講慣中文,很難改變。布郎勉強試了幾次,都沒成功,害得雅琦英文無從進步…
瑪莉和雅琦聊多了,由師生變成朋友。幾個月後瑪莉找到工作,消聲匿跡。雅琦為此難過了將近一年之久。差不多快忘記瑪莉時,卻接到瑪莉的電話:
「又要和妳做師生了,不過,這回妳當老師,我要跟妳學中文呢。實在夠巧的,我公司六個月後派我到科學園區工作。有很多事得請教你們!」
此後,瑪莉常找雅琦了解台灣生活習俗,兩人中文英文交互使用,對練語言。瑪莉成了雅琦家中常客,漸漸和布郎熟稔。瑪莉和布郎同行業,常順便問布郎台灣之稅務法令。雅琦和布郎沒孩子,瑪莉單身,三個人吃喝遊玩常結伴。雅琦的朋友常提醒她,別讓「三人行」演出走樣。瑪莉金髮披肩,身裁玲瓏有緻,鶯聲燕語有如初春微風般,令人心神舒暢。雅琦雖有警惕,卻不擔心,因瑪莉即將去台灣,何況她有要好男友在矽谷。雅琦看過瑪莉的男友照片,有點像湯姆克魯斯,又帥又酷。瑪莉每次說起男友,眉飛色舞、淊淊不絕,布郎和雅琦都知道瑪莉這個月長途電話費多少錢,某某天男友送花到辦公室,那個週末男友飛來看她…兩人如膠似漆,令人羨慕。
感恩節前晚,瑪莉來和雅琦學燒台菜。菜做好了,布郎還在加班,瑪莉和雅琦等他回家時,聊起來,纔知那天是雅琦結婚週年。
「妳老公有何表示?」瑪莉興奮地問。
「表示?還不過是張卡片,就如我過生日,他一樣衹送卡片,纔不送花、送禮!有時侯,甚至還會忘記呢!他來自阿拉巴馬州農村,矜持、保守,不像一般老美浪漫熱情。唉!這方面我老公沒趣透了。對了,妳生日就在月底,男友有何表示?」雅琦好奇,一定又是令人羨豔的大手筆。

相關訊息
新聞焦點: 在沖浪天堂中尋找失落者
炮制坏丈夫之 三十六计 -- 第三计:取
婚姻金句
美國傳統婚姻防線可能失守 (1)
开心笑一笑:教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