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過埠新娘 -- 娟的故事

山風
11/26/2006


邁克是個退休的生意人,住在高級住宅,可每次他請我一起喝咖啡,他從來就不替我付咖啡錢,邁克的資產是不動產,邁克每月從退休帳戶來的錢不少,可是他是左手進,右手出,馬上寫上四張支票,給四爲前妻.他可是要養四家人,結果自己連零花錢都沒有了.

一天,邁克又約我在星巴克見面聊天,剛坐下,他就眉飛色舞地告訴我,他要結婚了.
 
“嗯.”我不以爲然,老邁克總是婚頭. “新娘是誰?”我禮貌地問.

 “是個東方美女.”邁了遞過一張照片.

撲,一瞧照片,我差點把口中的咖啡噴出來,費了好大勁,才忍住不失態.

照片上的女孩約二十歲,單眼皮小眼睛,即使是最寬容的中國人,也不會說她漂亮.
 “哇,是美女.”我咽了一口咖啡,心想,老美眼中的美女全是小眼睛,單眼皮,連好萊塢紅的發紫的華裔明星也是這個模樣.

邁克得意地把照片收進錢包.

 “你在那婸{識的?”我有些好奇.

 “中國.”邁克說, “上個月去中國旅遊是認識的.”

 “什麼?”我差點又把咖啡噴出來. “才認識就結婚?”

 “那有什麼.”邁克不以爲然, “我們可是彼此相愛.”

 “那祝賀你.”我晃了晃手中咖啡杯, “能否透露點經過?”

 “當然.”邁克興奮起來. “我參加了一個旅遊團,娟是我們團的導游.”

啊,導游嫁給遊客,這倒不新鮮.
 “我對她印象太好了,她似乎也挺關心我,她大學學的是英語,我們交談得很開心,旅遊結束時,我發覺我有點離不開她了.”邁克敘述道.
  “有意思.”我對這些並不感興趣,太老套了.一個六十幾歲的老人與二十幾歲的年輕女大學生能有什麼愛情.

“在分別時,我問娟,‘可以抱抱你嗎?’娟點了點頭.於是我就請她當我的私人導游,又游了一趟廣州.然後她答應嫁給我了.”邁克說.

“嗯,你家那四位前太太是什麼意見.”我知道那四位可不好惹,她們代表著近十位子女的利益.

“他們說,只要娟不生小孩,她們就同意.”邁克略一遲疑,說道.

呵,明白了,只要娟不生小孩,娟就無法分到邁克龐大的財產,那四位的利益就不損失了.

那次見面後,許久沒有邁克的消息,大概周遊天下度蜜月去了.

大約一年多後的一天,突然又接到邁克的電話,又要喝咖啡.

到了星巴克,令我大喫一驚,桌邊還有一位東方女性,大概就是邁克的新太太娟.我喫驚的倒不是娟的容貌,而是她身邊的嬰兒車.

邁克興奮地要我看他的小兒子,我瞧了瞧,那小子長的還真不錯,我衷心地祝賀他,也祝賀第一次見面的娟.我暗自爲娟高興,因爲有了這兒子,算是過上幸福生活了.邁克活著,就得養她,死了,一大筆遺產夠她幾輩子花了.

娟似乎明白我的好意,說了聲謝謝.

“娟說太悶了,連說中文的人都沒有.我約了你與她談談.”邁克解釋道.

“那我就用中文與她交談了.”我說.

邁克說了聲沒關係,並說他有些事要處理,去去就來,就走了,顯然他真的想讓娟解解鄉愁.

靜了一會兒,我問, “還習慣嗎?”我直覺娟是個厲害的角色,在中國絕對是女強人.

“還好,總算闖過來了.”娟說.

“你是說,可以生小孩.”我問.

“對!”娟說,“開始邁克總不同意,說他的前妻如何如何,不過後來他同意了,他現在可喜歡哈利.”顯然哈利是小孩的名.

“你從一開始就打算生小孩?”我好奇地問.

“當然,我做導游時,就了解美國社會的狀況,也向往這悠閑的生活,可是得有機會,我可不願意象其他人一樣來美國餐館打工.”娟說.

“我想,所有人都不想到餐館打工.”我笑著說.

娟是明白人,馬上明白.“我不是瞧不起打餐館的人,只是我的目標是,要麼不來美國,要來就不要喫苦.”娟見我沒反駁,又接著說,“與邁克初見面時,就知道他拖一大家子,但這也好,只要加入這一大家子,就不必操心了,但說來氣人,邁克的前妻不准我生小孩.”

“可你最後還是贏了.”我說.

“當然,誰天天與邁克在一起,是我.我當然有辦法讓邁克改主意.”

聊著聊著,邁克回來了,他見娟滿臉高興.也十分高興.我瞧這一對,說不上他們是家庭幸福,還是愛情甜蜜.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娟是不爲今後生活發愁了,至於她心中是否快樂,則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相關訊息
我不知道秋去了
Two Turkeys Were Sent To Disneyland
教會發展大趨勢 (8) -- 邊飲酒邊討論聖經
《2006年11月25日 – 12月2日網上崇拜》
網上主日學: 哥林多前書第四章 (2)